阿瑪遜:過去幾天的一個重要收獲是,市場波動性普遍下降,尤其是在外匯市場領域。摩根大通和德意志銀行等投行的主要外匯波動性指數已跌至2014年末以來的最低水平。

 

阿瑪遜認為:盡管歐洲央行利率決議、美聯儲會議紀要、澳大利亞央行副行長德貝爾(Debelle)發表講話以及英國脫歐消息等重大風險事件密集上演,但這種情況還是發生了。

 

阿瑪遜分析認為,主要央行政策的轉向鴿派是其中一個因素,而有跡象顯示,政策刺激措施也正開始產生積極效果——尤其是在中國,對壓低市場波動性也發揮了作用。即使把英國脫歐問題擱置一邊,這意味著潛在的宏觀風險再次被推遲,而永遠不會結束、但仍然積極的貿易談判也在低波動率的環境中發揮了作用。

 

阿瑪遜:澳洲國民銀行資深外匯策略師Rodrigo Catril看來,這幾個因素導致了波動性的減弱,尤其是美聯儲今年1月開始的鴿派傾向。除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黑天鵝事件外,有人懷疑,當波動性最終回歸時,可能就是上述事件發生重大轉變之時。

 

阿瑪遜:高盛在一份報告中指出,各國央行趨同的貨幣政策是導致外匯波動率下滑的主要因素之一,歐元對美元的波動率下滑主要受到歐洲央行的低利率預期所影響,而且美聯儲近期溫和的利率政策言論已經讓市場相信其鴿派表態。如果沒有重要地緣政治事件發生,將很難打破外匯市場靜默的僵局。

 

阿瑪遜:有市場分析人士指出,自今年1月底以來,除了個別新興市場貨幣存在劇烈波動外,大部分新興市場貨幣的匯率基本上處于橫盤調整的狀態,這暗示著即便全球股市在第一季度出現飆升,投資者仍然擔憂全球經濟放緩的風險。

 

阿瑪遜: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新興市場債券業務負責人Pierre-Yves Bareau表示:“目前新興市場貨幣面臨兩大挑戰。首先,美元依然相對強勢。其次,投資者需要看到更多證據證明經濟增長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了,新興市場貨幣的吸引力才會上升。當新興市場的貨幣波動性出現上升,才意味著投資者的風險偏好開始火力全開。”

 

阿瑪遜:法巴銀行新興市場固收業務主管Bryan Carter也持有相似觀點。Carter認為,雖然債券和股票市場能夠對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進行快速調整,但對于外匯市場而言,在出現真正波動之前往往需要采集更多的經濟增長數據。“在歐元區和新興市場的經濟數據表現出真正的好轉之前,我們認為外匯市場的波動率表現不會好于股市和債市。”他說。

 

阿瑪遜:盡管如此,澳新銀行認為市場仍容易受到意外消息的沖擊,因此有理由保持謹慎。展望下周走勢,該行指出,雖然外匯波動性正處于不可持續的低位水平,但市場風險偏好依然高漲。這通常是前景惡化的前兆,也是對風險敏感的G10貨幣的黃色預警。